保定赖子麻将
 
吳靜鈺:跆拳道奧運冠軍

離那場輸掉的比賽已經過去兩個多月,但巨大的遺憾仍會讓教練偶爾念叨:“閉著眼睛都是冠軍啊!”

“他還不甘心。”吳靜鈺語氣中透著心疼,心里卻飄過一句話,“我是睜著眼睛比賽的。”這句突如其來的旁白,口吻是自嘲或是叛逆,是玩笑還是賭氣,恐怕連她自己也分不清。因為再提這場被她評價為“輸得徹底”的比賽,她仍不禁要深吸一口氣,然后才把奧運三連冠的碎夢剖析出來,“我根本沒想過輸,當時滿腦子都是各種贏的可能。”


當地時間8月17日,里約奧運會跆拳道女子49公斤以下級比賽開戰,北京及倫敦兩屆奧運冠軍吳靜鈺,被“三連冠”的聲音團團包圍。在這個項目上,她的勝績足以使“49KG”寫在她簽名的右下方,成為耀眼的標記,可這也讓她成為賽場上的眾矢之的。

29歲的吳靜鈺意外輸給了在YouTube上觀看她比賽視頻來訓練的塞爾維亞小將博格達諾維奇,又在復活賽中被阿塞拜疆選手阿巴卡洛娃劈頭絕殺,“接連潰敗”首次闖進她“勝者為王”的世界。于是,夢想、信念和一腳一腳踢出來的傲氣和她的淚珠一起分崩離析,“天知道出了什么問題,我只想拿到三連冠,不管能不能踢到對手,教練讓我不要著急,我沒聽進去,他說過要摳小分,我也沒聽進去。”從2012年倫敦奪冠后便在耳畔縈繞的“三連冠”,在里約的賽臺上被放大成一個鐘罩,隔絕了吳靜鈺的自信、果決和勇氣,直到看見還掛著淚痕的丈夫侯琨,她的不知所措才匯成一句:“老公,怎么辦?”

“你無法明白,輸對我來說是多慘的事情。”盡管,在賽后坦言會把失敗看作財富,但接下來的一周,吳靜鈺始終難以消受失敗的味道,“尤其傍晚,一想到就哭,我和教練復盤都不知道為什么輸得那么慘,但一周后,我想通了,我輸在沒有準備輸的預案。”

對專業運動員而言,輸贏就像吃飯,既正常不過又堪比天大。為了在短時間內被培養成冠軍,吳靜鈺只能在挫折教育中急速成長,“不停揭掉你的傷疤,讓你痛,從而學會適應。”可對吳靜鈺而言,“適應”的結果不僅是“不服輸”,還有藏在內心深處的“不敢輸”,像她老家景德鎮生產的瓷器,有歷經淬火的堅韌,也有易碎的屬性。

當年的吳靜鈺,身高1米43、體重43公斤,但因練習跆拳道僅兩個月就拿下江西省青少年比賽冠軍,曾被視作有天賦的苗子。可剛到省隊的日子,瘦小的她卻屢遭質疑,“有人問我教練,留下我是不是收了錢,感覺所有人都在趕我。”但父親的工作出了問題,姐姐在念大學,奶奶生病,全家僅靠母親一人支撐,吳靜鈺沒有撒嬌的可能,她用刻苦的訓練去驅散潛意識里自己認定的“不幸”,可沒料想卻遭到了排擠。

“有我在,沒人好偷懶。”拼盡全力奔跑、仰臥起坐都要比標準多做5個,吳靜鈺被當成一把橫在高處的尺子,和隊友拉開了一段距離,至于她想收獲的友情,自然被埋進了這塊空白區,“我的家庭和立場讓我懂得,我只有更優秀,才能留下來,我得學會孤軍作戰。”于是,日歷上的數字對吳靜鈺只有一個意義“訓練、實戰、戰勝所有人”,為有更大進步,她學著看《孫子兵法》,然后找男生比賽,研究出不少靠戰術取勝的方法,“用智慧對抗,不夠強大也能獲勝。”她的玩兒命讓很多人不解,但只有吳靜鈺自己知道,隨時可能抵消努力的,是領導口中的4個字“滾蛋回家”。

高質量的訓練讓吳靜鈺在賽場上游刃有余,“公開賽、世青賽、亞運會,很多很多,連著10多場我都沒輸過。”她把這種對勝利的渴望一直保留到2008年,拿到成績、改變生活,這就是她在獲得第一塊奧運會金牌前的一切。那時的吳靜鈺,即便被宣判獲勝,有時還走不出戰斗的情緒,看對手的眼神中滿是“不服你再來”的韌勁與冷酷,但媽媽在車站的一個擁抱卻讓她意識到,她似乎丟掉了自己的人生。

“很尷尬,非常不適應。”即便講述里約慘敗也沒落淚的吳靜鈺,在提及媽媽時,眼淚卻奪眶而出,她語帶歉意地回憶著北京奧運會奪冠后,母親的擁抱帶給她的慌張,“我把自己封閉得有點與世隔絕,像狼一樣,很尖銳,覺得自己不該有溫暖和關心。”吳靜鈺意識到,多年來只專注于比賽的習慣,讓她愿意為家人傾其所有,卻給不了他們一個擁抱。

她動搖了。“曾經我為了家庭而練,但現在一切已經很好了,為什么還要吃苦呢?”她輸了很多比賽,卻感覺不到失望,“第三已經很好了。”直到再次去北京科技大學奧運場館比賽,在這個她曾奪得最高榮譽的地方,她的名次沒有讓國歌響起,“我看見國旗不在最高的地方,心被扎了一針,我想為榮譽而戰。”

因此,即便把人生推進到結婚、創業的階段后,吳靜鈺仍在“為國爭光”的使命下選擇復出,且不言“退役”。在她看來,“沒有運動員愿意離開自己的賽場,別人彈琴、畫畫可以延續一輩子,但運動員不能打一輩子比賽,尤其成為冠軍之后還想延長運動壽命,更要抵抗競技狀態下降的壓力。”但里約奧運會的失利,讓她明白了運動員的另一種未來,“如果你的精神足以影響更多人,是不是冠軍又如何呢?除了站上巔峰,更應該知道如何找到巔峰外的價值。”

里約奧運會后,吳靜鈺重新回到中國人民大學擔任體育教師,面對人大這群“很聽話,很嚴謹”的90后,吳靜鈺從他們不開玩笑、認真做動作的表現里,隱約看到自己的影子,但她卻主動讓學生拍照、玩游戲,“我希望跆拳道能成為他們大學生活的調劑品,不要成為壓力。如果未來他們成為各行各業的精英后,能因跆拳道而擁有強大的內心和健康的身體,且對奧林匹克有興趣,我想做的事情就完成了。”

至于是否還會出戰東京,“心臟被失敗包了一層厚厚繭子”的吳靜鈺在接受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專訪時表示,這種期待已經不會再像“奧運三連冠”一樣壓得她喘不過氣,“人不能連續入坑兩次,我成功過,更失敗過,這樣,我才沒有軟弱的地方。我到現在還沒有退役,我想,2020年東京可能還有機會。”可吳靜鈺也沒忘加一句,“我再繼續只是因為我熱愛,無論拿不拿冠軍。”

中國青年報 2016年11月07日 08 版

(黨委宣傳部、新聞中心)
蘇大概況 教育教學
院部設置 科學研究
組織機構 合作交流
招生就業 公共服務
Copyright 蘇州大學 2016, All Rights Reserved

蘇州市十梓街1號 組織策劃:校長辦公室

蘇ICP備-10229414  蘇公網安備 32050802010530號
推薦使用IE8.0以上瀏覽器,1440*900以上分辨率訪問本網站
保定赖子麻将 多乐彩票案件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昨天 双色球红球分布 17069大乐透号码预测 网络棋牌频道直播源 秒速飞艇哪里开 辽宁娱网棋牌大厅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厂 qq分分彩根据什么开奖 北京快中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