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定赖子麻将
 
賀野:一生只為姑蘇繪

11月30日,著名美術教育家、美術史論家、書畫家賀野先生去世。賀野先生的不幸去世,是蘇州美術界的一大損失。

賀野,原名李國莊,1927年生,江蘇濱海縣人。早年參加革命,歷經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宣傳斗爭。1949年隨軍南下蘇州,在市委宣傳部工作,在蘇、滬報刊上發表多幅美術作品。1958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華東分院(現中國美術學院)油畫系,同年8月,創辦蘇州工藝美術專科學校(現蘇州工藝美院),并任副校長(全面主持工作)。1972年調入蘇州絲綢工學院,1979年紡工部批復成立工藝美術系(現蘇州大學藝術學院),被任命為系主任。1951年5月,蘇州市美術工作者協會成立,組成第一屆美協理事會,被選為主席,直至1994年,歷時40余年。后為蘇州市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,江蘇省美術家協會名譽理事。2009年7月,成為中國文聯頒發的“從事新中國文藝工作六十周年”榮譽證書和紀念章蘇州美術界唯一獲得者。2015年12月,榮獲蘇州首屆沈周美術獎終身藝術成就獎。長期從事美術創作,作品多次在國內外參展并被收藏;編著有《蘇州美術史》,出版《賀野全集》。

11月30日下午,蘇州市文聯副主席、蘇州市美協主席徐惠泉表示,賀野先生長期擔任蘇州市美協主席,后又擔任市美協名譽主席,為蘇州的美術事業作出了巨大貢獻;賀野先生是蘇州第一面五星紅旗的繪制者,他撰寫的《蘇州美術史》具有很高的學術價值,填補了地方美術史研究的空白。2015年開始,蘇州市文聯、蘇大藝術學院、蘇州工藝美院、古吳軒出版社等一起制作出版《賀野全集》,全面總結了賀野先生在美術創作、美術史研究、美術批評和文學詩歌方面的成就。徐惠泉十分遺憾地表示:“本來我們打算明年舉辦賀野先生的展覽,現在他不能親眼看到這個展覽,成為一大憾事,但是展覽仍將繼續推進、舉辦。賀野先生的不幸去世,是蘇州美術界的一大損失。我們將繼續做好賀野先生等老一輩藝術家的資料整理等工作,讓他們的藝術得以傳承。”


2006年3月,姑蘇晚報記者姚萍、實習生張丫有幸采訪了當年就已79歲高齡的賀野先生,在他莫邪路的家里,聽他講述“我畫了蘇州第一面五星紅旗”的故事。

畫了蘇州第一面五星紅旗

賀老的家在莫邪路的新湘苑,毗鄰運河與馬路,拐進去卻是格外的幽靜。尤其是家里,更加溫馨、靜謐,客廳、書房滿是畫作,陽臺上還放著畫架。記得采訪那天陽光很好,我們在客廳里聽賀老講過去的事情,陽光穿過玻璃就灑在茶幾上。

賀老是江蘇濱海縣人,1949年隨解放大軍南下蘇州,便與蘇州結下了一生的情緣。從參與成立蘇州美協、做畫報開始,畫蘇州,成為他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之一。當年蘇州惟一的報紙《新蘇州報》第四版插圖就是賀老負責的,不僅如此,報紙其他版面配圖也都找他,一有需要,他常常是馬上就干,連夜畫出來。1949年9月28日,新華社播發了國旗制作的電文稿,公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五星紅旗的方案。這個方案只有文字沒有圖片,國旗到底是什么樣子?如何讓蘇州人民都看見我們的五星紅旗?需要按電文所描繪的尺寸、款式繪制出來,報社把這一任務交給了當時年僅22歲的他。賀老那時說,拿到電文后,他看了又看,心情激動萬分。按《國旗制法說明》,國旗旗面為紅色,長方形,長與高為三與二之比,紅旗左上方綴黃色五角星五顆,其中一星較大,四星較小……旗桿套為白色。這些規定都是非常嚴格的,不能有一點差錯。他完全根據要求和規范畫好后,便及時登在了報紙上,而蘇州的第一面五星紅旗,也就這樣首先出現在黨報上,再傳播到城鄉各地。自此,五星紅旗開始飄揚在蘇州的大地上。

從工作到離休從未離開過美術

采訪時,賀老的家里有許多畫完的、未畫完的畫作,我們去的時候,他與夫人正在欣賞一幅近作。特別讓他喜歡的是“家庭寫實作品”,當時他的孫女正在外求學,臨走前他為孫女畫了一幅人物肖像,他講起那幅畫時神彩飛揚。

賀老畫“家庭”也是離休很久以后的事情,在他書房的書櫥頂上,已裝好白色邊框的油畫排著隊有一長排,他曾說,離休了他要好好“大過一把畫畫癮”。賀老是蘇州市美協第一屆主席,在任40多年,又是解放后蘇州第一所美術學校“民辦美中”的創辦者,而后又參與籌辦成立蘇州工藝美術專科學校,既要忙于行政事務,還要進行教學工作,繁忙程度可以想象。如今,當年的蘇州工藝美術專科學校,已發展成為頗具規模和影響的蘇州工藝美術職業技術學院了。

 “蘇州是個美術大市,這里面離不開地域的自然、經濟、人文多個方面的因素。蘇州美術發展的經濟基礎雄厚,”明四家“等名畫家的出現,又拓展加深了文脈和底蘊。直至蘇州解放,即我們這批人到了蘇州以后,也把繪畫這一塊拾起來,而且一直把它在向上發展。”賀老在當年接受采訪時,剛剛完成了歷時5年的《蘇州美術史》,這本書一共25萬字,兩三百幅圖片,那些圖片都是蘇州歷代畫家的代表作。他說他寫這本書后的最大感受,就是蘇州是個美術大市,蘇州文化,積存最多的是美術,美術在蘇州的地位非常獨特,全國沒有一個城市,美術發展的歷史像蘇州這樣早、這樣長。而這本《蘇州美術史》也填補了蘇州藝術史上的一個空白。


始終心系蘇州文化建設

當年在賀老家里,還有許多風景畫作,都是取材身邊的生活場景,有《新湘苑》、《莫邪的早晨》等等,都是他寫完《蘇州美術史》之后畫的。他說,很多年不畫油畫了,寫完書后還想試試,盡管“眼睛也不好使了”,但畫了幾張后,發現“還行,手沒生,感覺又回來了”。

在完成《蘇州美術史》不長的時間里,他一口氣畫了五六十幅蘇州景象。這些畫,取材隨意,貼近生活,都是平時身邊的事情。“我想在有生之年,還要用自己的手,用油畫藝術來表現蘇州,表現她的人文環境,表現蘇州人的生活情狀。”他對蘇州的情感也是如此,盡管離開了工作崗位,但他始終心系蘇州文化建設,不僅不顧休息、不顧年事已高欣然接受采訪,問到蘇州的城市文化建設,他也是認真嚴肅地思考、回答。他曾說,“問我在城市文化氛圍建設上有什么建議?我要發表一些淺見。我覺得在城市軟建設上,吸取過去的養分還不夠,尤其是美術氛圍不濃。應該有更多的美術館、紀念館、畫廊,而且要認真辦,要有展品,要弘揚美術文化。”10年之后的今天,蘇州盡管不能說是美術館遍地,但畫廊、藝術館每年都在增加,藝術展覽層出不窮,藝術氣氛日益濃郁,這些跟賀老等老一輩藝術家們的努力都密不可分。

賀老曾寫過一篇文章,題目叫《蘇州該有這些雕塑》,在采訪中又不忘呼吁要增加城市雕塑,雕塑能很好地體現一個城市的藝術感覺,街頭沒有雕塑,這個城市的美術感就不免單薄了。比如伍子胥、范仲淹、干將莫邪、唐寅這些人物形象“的雕塑,并建議分別設立在蘇州古城的西、南、東、北四個方位,與他們生前的活動地點相吻合。他們都是蘇州歷史上有名的、重要的人物,應該紀念他們,同時也可為蘇州增添美術特色。這應該是蘇州的又一個城市之魂。”

(《姑蘇晚報》2016-12-01 A3版)

(黨委宣傳部、新聞中心)
蘇大概況 教育教學
院部設置 科學研究
組織機構 合作交流
招生就業 公共服務
Copyright 蘇州大學 2016, All Rights Reserved

蘇州市十梓街1號 組織策劃:校長辦公室

蘇ICP備-10229414  蘇公網安備 32050802010530號
推薦使用IE8.0以上瀏覽器,1440*900以上分辨率訪問本網站
保定赖子麻将 博远棋牌官方注册 极速快3app 博远棋牌免费版 北京赛车pk10免费软件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一定牛 20注组六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 ewin棋牌把我害死了 排列三走势图2012 app棋牌平台排行